« 上一篇下一篇 »

这次神秘的我本沉默守护之神,会面意味着什么

        他们是在相互交谈!德·玛里尼立刻说道传奇轻中变 古墓怪物,库拉托尔馆长和这个时钟飞船在谈话——它只可能是某种比较奇怪的时钟飞船。不仅如此,阿塔尔肯定,过了一小会儿,库拉托尔馆长大步走过堤道,那个铅盒迎了上去,他们在狭长的路中间停住了,面对面,装卸工,水工,市民和库兰斯本人都在一旁看着,只见库拉托尔馆长胸前的平台打开了,露出这么大一片地方,(他又用颤抖的手比划了一下大小),那个奇怪的访问者毫不迟疑地钻了进去,库拉托尔馆长的平台又合上了,把它装进了自己的胸里面,至此,奇观才算结束,库拉托尔馆长转过身,又叮叮当当走回了博物馆,这次神秘的会面意味着什么,仍然无从知晓。

        看来,德·玛里尼说,我不仅得去萨拉里恩的腹地,还必须去塞兰尼恩和库拉托尔馆长谈谈。但阿塔尔摇摇头,不可能,他说,怎样都是不可能的,很久以前一直就传说梦谷里没有人和库拉托尔馆长说过话!从来没有?从来没有,你想想看:库拉托尔馆长听得懂人类的语言吗?他在乎吗?除了保存和保护他钟爱的那座博物馆,难道他还在意其他什么原因或目的吗?不过,从另一方面说明什么?库拉托尔馆长的确和人类中一些人有关系——的确如此,我是指即使他不与人交谈,但他仍然能让人类明白他的意图——尤其是那些威胁到他的博物馆或是想弄乱甚至偷走馆藏品的人!德·玛里尼皱了皱眉头,努力理解其中的含义:你是说他惩罚可能的窃贼?是的,他曾经这么做过,仅仅利用这个机会警告其他人,其实我听说过被库拉托尔馆长警告的这两位,嗯,是绅士,以前是清醒世界的人。十分凑巧的是,尽管我不相信什么巧合,这两个人也曾去过萨拉里恩和其他一些地方探险——而且毫发未损地回来了!在你开始更远的探索之前,你应该和他们谈谈,亨利。你认识他们吗?我能在哪儿找到他们?探索者急切地问道。他们所谈论的事早已引起了邻桌其他人的注意:开始只是好奇,现在就发生的现象本身而言已渐渐成为一件少有的奇怪而神秘的事了,不但引起了乌尔萨猫的注意,也引起了莫利恩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