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我是新开宠物传奇,你们国家

        自己有多少化身渐渐消失,就象小路上的落叶究竟有多少,难以说我本沉默 上古清。今天你多么沉默,我亲爱的,他说道。我正想着落叶和不朽的岩石,她说。你真是富有诗意。我小时候就写诗。拉蒙提议坐一坐马车。归根结底,我是你们国家的访客呀,他开玩笑道。在马车里,拉蒙从兜里取出一只用白纸包着并用蓝色蝴碟结系着的小盒。我有件东西要送给你,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包装。在他从盒里拿出一只镶着钻石和红宝石的戒指给她戴上手指时,她连气也喘不过来了。这是为时不久的订婚,他说,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你将跟我去波哥大去照应孩子。然后我们全家返回美国。

        你快乐吗?西碧尔被矛盾的心情撕咬着,沉默不语。她要孩子的渴望超过她对拉蒙的渴望。如果她是他们的母亲,她将善待他们,不会做出当年有人对她做出的事。所有这些似乎难以实现的东西,如今就在她手指上,就是拉蒙给她的指环。你一句话也不说,拉蒙着急道,你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呢?一时间,只听到马蹄声。我们不会在波哥大呆很久的,拉蒙解释道,你不会想家的。想什么家?她现在就可以走。她想嫁给拉蒙,帮助她照应孩子。我一定要立刻得到你的回答。我们的时间不多,亲爱的,拉蒙恳求道。孩子们等不了。他们需要一位母亲。矛盾的心情使她无法回答。在拉蒙的眼里,她看上去十分严肃,而又显得心不在蔫。她张嘴似乎要说什么,但又再次闭上。你没有事吧?拉蒙焦急地问她。西碧尔渐渐颤抖起来。她不愿此时决定自己的命运。你一定要答应我,拉蒙坚持着,你的眼神已答应我好多星期了。西碧尔最后用低哑的嗓音说道:我爱你,拉蒙。我愿意嫁给你,帮你抚养孩子。但我不能。他困惑地争辩道:为什么?没有人挡道嘛。沉默。她不能告诉他:尽管没有什么丈夫或情人挡住他的道,但挡道的大有人在。如果她告诉他:自己是一个多重人格患者,他将怎样地嘲笑她!你可以把任何疾病甚至其他精神性疾病告诉人们,但是多重人格不可告人,只有对个别的人例外。你的答复呢,亲爱的?给我一点时间,拉蒙,西碧尔恳求道。